memoir

Recordarás.

memoir

梦间戏游(下)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10)

在前两篇文章反思过去三年自己是如何被社会毒打: 梦海航志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0)梦间戏游(上)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1)之后,本篇是该系列的最后一部分,继续讲述如何在MSRA play hard。 抓鱼摸肉微软亚洲研究院(MSRA)的两百多位正式员工只是微软十几万员工的很小一部分,但正因为人数少,大家基本都互相认识,俨然是一个幸福的小táo村huā寨yuán。和人类自农业革命以来形成的各种聚居习俗类似,在MSRA也有各种约定俗成的仪式让大家团建和娱乐,例如:各个组每个季度的group morale(团建,音译“摸肉”),整个MSRA一年一度的New Year Party(新年趴)、FamilyFest(家庭日)和FY Kickoff(财年启动大会)等等。 我最喜欢的户外活动之一:爬(野)长城平均每季度一次的group morale是整个area同事们放松和互相闲聊的好时机。

memoir

梦间戏游(上)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1)

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,那是我逝去的青春。膝盖的不适伴随着内啡肽的舒缓——去年仲夏夜的追日长跑,就像时光的流逝,让一切痛苦都升华成了快乐。如今,一路狂奔迈入奔四年龄的我,也正好迎来了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三年工作纪念。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跑圈,2019年6月30日7:30PM作为一名年轻的员工,在微软的work-life balance基本是在work hard和play hard之间频繁地做load balancing切换。上周给大家分享了这三年work hard的体会——梦海航志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0)。今天则分享一下如何通过和同事们一起play hard来不务正业保持精力充沛,让身心得到放松并触发更多的灵感。 我为音狂“床边的松紧琴,刻着近二十年的光阴;每当她响起,琥珀色的回忆缓缓淌出;汇成奔流的江河,永恒的此刻。” 三年前的一个夜晚,当我看完张玮玮的一席演讲《松紧琴》之后,不能自已,写下了这段话。演讲的结尾说得很到位: 你如果选择了拉小提琴,那么在你练习的前一个月,在别人的眼里你就是一个电锯;但是手风琴不一样,

memoir

梦海航志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0)

入职微软亚洲研究院(Microsoft Research Asia)已然三年,每次回到在12楼的工位,便仿若进入了带有时间凝滞魔法的结界:相较三年前,坐在这里的仍是那位少年,虽然周围的同事都换了面庞,而他也正步入而立之年;相较三年前,鼠标屏幕键盘仍是那一套,只是屏幕又多了一块、硬盘更紧张了一点;相较三年前,时光在这里沉淀——每一本书、每一篇论文、每一缕奇思、每一曲狂想。 每年的最后一周,在工位上拍下的物种日历 😀在MSRA这条船上的三年,我的经历远算不上一帆风顺,但正因此而充满了学习和成长的乐趣。这篇不算长的文章,便是一位MSRA水手的几页航海日志,分享给大家以作笑谈志趣。 扬帆起航(如何成为一名海盗水手)在清华交叉信息研究院做博士生,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做研究员,两份快乐交织在一起,人生充实而又满足——这就是2017大半年我的状态。 犹记得6月2日博士答辩的那一天,前一天晚上肝PPT基本没睡,然后整个早上被一桌的教授围着答辩,刨了几口午饭后,匆匆忙忙便赶到微软,和同事们一起去香山高尔夫球场倒腾了一下午,晚上整个MSRA在一起举行了一年一度的FamilyFest,深夜回到紫荆学生公寓倒在床上…

memoir

μ: Never Stop TUNet

今天,3月20日,TUNet清华自动连网助手的Android和iOS新版正式发布[1]。这也是我[2]今天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之一。请允许我特别感谢在过去几个月为了新版本日夜奋战的小伙伴们:张阳坤、胡皓宇、韦毅龙、孙景昶、陈光、陆逸文、张浩然;每一次和你们一起并肩奋斗,都能给我带来思维碰撞的快乐和解决问题的成就感。 Fig 1. 放置在清华学堂路两侧的展板 :D TUNet自动连网助手是清华校园网工具应用,帮助师生在Android和iOS设备上自动登录校园网,以及管理和保护校园网账号。TUNet是我们Lab μ校园极客社在清华最受欢迎的产品,从第一版在2013年10月29日正式发布以来,已经有超过24000位清华师生安装使用过。近日翻看多年来的相关邮件、Github、设计资源、海报展板、宣传资料、公众号文章,发现TUNet的历史充满了各种乐趣,故特此撰文一篇[3]。 让我们从TUNet的诞生,及其功能变迁历史开始讲起。 TUNet: 一部历史 TL;DR: 如果你对TUNet的历史不感兴趣,

Lab μ: A Memoir From Α to Ω
memoir

Lab μ: A Memoir From Α to Ω

清华大学Lab μ校园极客社,一个我投入了9年时光的梦想,一个我当做自己女儿的团队。Lab μ可以说是清华大学最成功的学生科创团队之一,例如从全国挑战杯金奖、产品的几万清华用户,到从团队走出的形形色色牛逼/有趣的同学。这段伴随我大学青春的回忆和野望,面对着即将到来的博士毕业,终会一点点随风而去。我想此时此刻邀请你坐下来,和我一起慢慢品赏,从α到ω的故事。 你是谁? 你是谁?可能有人会问我。我也曾经无数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,伴随着三俗的“我来自哪里”,“我将要去向何处”。现在也快到而立之年了,回顾在Lab μ这么多年的创业维艰,不禁对一个TED talk中的话深有同感:“Forge meaning.

七忆
memoir

七忆

年轻的时光常在高速运转或蒙头乱撞中度过。自从离开了七中来到清华,恍然已经5年过去了。而记忆中那一潭墨池的水,也被贮藏起来,随着时光缓缓发酵。直到偶尔回首,才在晃动的光影中浮起几朵温馨的气泡,带着几缕芬芳的片段,飘散在想象中那曦园的欢声笑语之中。 在成都,几所高中的学生之间总喜欢互相比较。大抵高手相逢都会这样,互相免不了一番切磋,同时又互相尊敬。不知道现在学生之间还会不会代代相传七中是“游乐场”的对比,或者继续一遍遍怀着青春的懵懂唱着《爱在西元前》。七中总有些独特的气质,不依存于某一位独特的人或某一件独特的事,却烙印在每一位走出来的学子身上。当大家互相之间问起时,便会感慨道:“怪不得,你是七中勒嗦。”(模拟四川话) 在清华,曾有一位来自四中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