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前两篇文章反思过去三年自己是如何被社会毒打:

之后,本篇是该系列的最后一部分,继续讲述如何在MSRA play hard。

抓鱼摸肉

微软亚洲研究院(MSRA)的两百多位正式员工只是微软十几万员工的很小一部分,但正因为人数少,大家基本都互相认识,俨然是一个幸福的小táo村huā寨yuán。和人类自农业革命以来形成的各种聚居习俗类似,在MSRA也有各种约定俗成的仪式让大家团建和娱乐,例如:各个组每个季度的group morale(团建,音译“摸肉”),整个MSRA一年一度的New Year Party(新年趴)、FamilyFest(家庭日)和FY Kickoff(财年启动大会)等等。

平均每季度一次的group morale是整个area同事们放松和互相闲聊的好时机。以我所在的DKI (Data, Knowledge, Intelligence)组为例,在过去的三年中,我跟着DKI的小伙伴们进行了至少5次out of office活动,包括我特别喜欢爬的长城,仅19年就打卡了黄花水长城和青龙峡长城。每次户外热身后,聚餐环节也充满了信息量和惊喜:听前辈们忆往昔峥嵘岁月和传授人生经验,以及大家靠运气抽奖和发表感言…

在多次团建中,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:当一个人搞科研狂热到在户外团建的过程中都拿着paper钻研讨论的时候,基本上在几个月后就是出成果的时候了。目前这还只是观察到几个例子的假设,不过之后可以试试出去团建的时候带上paper :P 这个现象倒是验证了另一个科学事实:走动和对蓝光的接触都能启动人脑的活跃创造思维。

19年的万圣趴,边吃现切的三文鱼刺身边表演🎵

MSRA也会有每年整个院的团建活动,主要是New Year Party和FamilyFest,偶尔还会有Halloween Party。新年趴基本都是整个院的同事们一起去看演出,像18年的太阳马戏团表演、19年国家大剧院《茶花女》歌剧、还有今年的开心麻花《贼想得到你》话剧和理查德·克莱德曼人民大会堂音乐会 。

而FamilyFest家庭日,则一般在六一儿童节前后,让有娃的和还是娃的同事们都狂欢一把。在梦海航志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0)中提到的高尔夫就是17年FamilyFest的活动之一,这两年还有像开卡丁车、打网球、玩魁地奇等有趣的的活动。每年看着同事们可爱的儿女们出生和长大,并带来让人全程卡哇伊的表演,在羡慕的同时,我们这些单身狗也体会到了巨大的peer pressure😭

FY18 Kickoff Gala Dinner的四位主持人和黄老大合影

同一些年度重要会议一起,MSRA也通常会有相应的团建活动。MSRA的FY Kickoff(财年启动大会)和微软全球研究院的TechFest大会都是如此。在梦海航志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0)中提到我入职才半年就当主持人就是17年在海口的Kickoff的Gala Dinner。每年的Kickoff会用一天的时间用来交流整个MSRA发展和动向,以及进行破冰活动和晚宴。还有一天时间则会组织大家去游览本地的风景名胜,像18年在厦门、19年在南京,我就和同事一起探访了不少历史古迹。

每次去Seattle都要拜访的唐人街海鲜餐厅

TechFest则是微软内部的重要大会,每年全球微软各个研究院最重要的研究项目会被选出,并在会上和各个部门的高层交流。我有幸18和19年都参与了大会,以及每次会后MSRA的聚餐、同事们的小酌与游逛。举两个让我每次都赞叹不已的西雅图坐标:唐人街的Honey Court Seafood和市中心的Chihuly Garden and Glass Art Museum。前者实属老饕满足口腹之欲的好去处——用最好的海鲜抚慰你疲惫的灵魂;而后者则是双眼寻找奔放不羁的教堂——用艳丽的玻璃刺醒你匮乏的内心。

修身养性

在MSRA的团建活动上或者业余时间中,同事们经常会组织修身养性的活动。毕竟作为耗损非常高的互联网行业,保持身心的健康是持久战的基础。

最常和同事们相遇的修仙洞天便是公司3F坐拥黄金地段的健身房:紧挨着小卖部咖啡馆,几步路就可以到食堂。这段时间COVID-19疫情,健身房已经关闭了三个月,过往习以为常的去处今日甚是想念。在公司健身房我通常会有规律地进行力量训练,以及每周参与有氧操课。DKI组的多位同事甚至组成了健身小分队,由Justin前辈担任教练,还时不时有Ran自己制作的卤牛肉补充蛋白质。操课的话我则继续了在清华健身房就一直参与的搏击操,每周花一个小时出几斤汗水,怀念一下当年在学校学到的武术和搏击套路。

游泳和网球也是我的个人爱好,和熟知的几位MSRA同事一起,我们踏遍了微软附近高校的游泳池和网球场。后来的每次Kickoff和FamilyFest也是有机会就去打网球和享受宾馆没什么人的泳池。不得不感谢清华作为体校的优良传统,让我在校期间通过体育课学会了游泳、网球、健身等技能,并在离开学校后作为业余爱好保持。

作为一个南方人,小时候经常会闹蜀犬吠雪的笑话。来了北京之后才治好了这病。最近三年的冬季我都会去雪场,像刚过去的19年,就和微软的几位同事又去了崇礼。作为接下来冬奥会的举办地,崇礼的雪场和配套设施都已经日趋完备,今年高铁也开通了,可以期待接下来每年的冬季都会花不少时间去雪场体验速度与激情。

和滑雪类似,冲浪也是非常锻炼平衡能力的运动。17年在海口的Kickoff中我和几位同事体验了浆板和帆板后,去年我又和Haoyu一起去体验了北京的室内冲浪。幸好小时候我是院子里的滑板大王,小脑的突触可能比较粗壮,所以滑雪和冲浪在教练的指导下都能乐在其中。

除了上面这些,MSRA的同事和实习生们还有针对各种兴趣爱好丰富多样的活动。像我参与过的就还有踢足球、攀岩、开飞机、肝完paper deadline之后爬山等等。这些有趣的挑战身心的活动对大脑的调剂和增强,对于像我这样的依赖创意的研究者来说,和睡眠一样是必不可少的。

如果有同学和我一样爱好DIY,那么微软内部也会有非常多的活动和场所供你发挥。像制作手工艺品、大厨带你厨艺烘焙、去Garage体验VR MR 和3D打印等等,也都能让你体验进入flow状态的乐趣。

探古寻踪

除了头顶的星空,人类大脑的创造也常让人惊叹,这激励着我去探索各种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留下的痕迹,寻找他们之间的异同和线索。在过去的三年中,借着各种团建和休假的机会,我和MSRA多位同事一起,打卡了不少博物馆和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并顺带游览了各种大好河山。

19年的夏秋之交,我便和3位同事踏上了探访西域都护府(新疆)的旅程。我们从库尔勒出发,在南疆一路向西自驾,经过阿克苏地区,最后到达喀什。在此过程中,我拿着一本斯飞小组的《识古寻踪·西出阳关》不断勾勾画画,访问了从汉唐到清民的各种文化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遗产。各种宗教、民族、地貌、物种都在此融合,孕育出了丝绸之路和西域的各种历史和传说。(在此随手推荐两个相关纪录片:《我到新疆去》《河西走廊》

在厦门、南京举办Kickoff的旅程中,我也和同事们去附近拜访了各种古迹民俗。厦门附近有别具特色客家土楼和规模宏大的唐朝万寿石塔,南京历朝历代的遗迹更是数不胜数,像明孝陵、栖霞寺这类、淳溪老街、甘熙宅第、东南大学等等。

在行万里路的旅途中,融入当地文化的一个方式就是——吃。在新疆每天被大份量的烤肉烤馕和香甜的瓜果轰炸后用薄荷茶刮油,在南京品尝安徽特色臭鳜鱼后以桃花酒助兴… 同时和当地的居民还有小孩聊天拍照,每当此时方知书上得来终觉浅。

梦醒后记

浮生若梦已三年,趁着还没有把内容忘掉,匆匆写下了这三篇文章。人在每晚睡觉的时候,大脑会收缩让脑髓液清洗代谢废物;在做梦的同时,一些记忆会被加强,而更多的则会逐渐减弱。每当梦醒的那一刻,仿若还记得梦中的一切,便会有冲动写下这些,愿多年后仍能品味当下的美好。

客亦知夫水与月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