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crosoft

A collection of 3 posts

memoir

梦间戏游(下)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10)

在前两篇文章反思过去三年自己是如何被社会毒打: 梦海航志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0)梦间戏游(上)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1)之后,本篇是该系列的最后一部分,继续讲述如何在MSRA play hard。 抓鱼摸肉微软亚洲研究院(MSRA)的两百多位正式员工只是微软十几万员工的很小一部分,但正因为人数少,大家基本都互相认识,俨然是一个幸福的小táo村huā寨yuán。和人类自农业革命以来形成的各种聚居习俗类似,在MSRA也有各种约定俗成的仪式让大家团建和娱乐,例如:各个组每个季度的group morale(团建,音译“摸肉”),整个MSRA一年一度的New Year Party(新年趴)、FamilyFest(家庭日)和FY Kickoff(财年启动大会)等等。 我最喜欢的户外活动之一:爬(野)长城平均每季度一次的group morale是整个area同事们放松和互相闲聊的好时机。

memoir

梦间戏游(上)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1)

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,那是我逝去的青春。膝盖的不适伴随着内啡肽的舒缓——去年仲夏夜的追日长跑,就像时光的流逝,让一切痛苦都升华成了快乐。如今,一路狂奔迈入奔四年龄的我,也正好迎来了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三年工作纪念。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跑圈,2019年6月30日7:30PM作为一名年轻的员工,在微软的work-life balance基本是在work hard和play hard之间频繁地做load balancing切换。上周给大家分享了这三年work hard的体会——梦海航志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0)。今天则分享一下如何通过和同事们一起play hard来不务正业保持精力充沛,让身心得到放松并触发更多的灵感。 我为音狂“床边的松紧琴,刻着近二十年的光阴;每当她响起,琥珀色的回忆缓缓淌出;汇成奔流的江河,永恒的此刻。” 三年前的一个夜晚,当我看完张玮玮的一席演讲《松紧琴》之后,不能自已,写下了这段话。演讲的结尾说得很到位: 你如果选择了拉小提琴,那么在你练习的前一个月,在别人的眼里你就是一个电锯;但是手风琴不一样,

memoir

梦海航志 - 我在微软亚研院的三年(0)

入职微软亚洲研究院(Microsoft Research Asia)已然三年,每次回到在12楼的工位,便仿若进入了带有时间凝滞魔法的结界:相较三年前,坐在这里的仍是那位少年,虽然周围的同事都换了面庞,而他也正步入而立之年;相较三年前,鼠标屏幕键盘仍是那一套,只是屏幕又多了一块、硬盘更紧张了一点;相较三年前,时光在这里沉淀——每一本书、每一篇论文、每一缕奇思、每一曲狂想。 每年的最后一周,在工位上拍下的物种日历 😀在MSRA这条船上的三年,我的经历远算不上一帆风顺,但正因此而充满了学习和成长的乐趣。这篇不算长的文章,便是一位MSRA水手的几页航海日志,分享给大家以作笑谈志趣。 扬帆起航(如何成为一名海盗水手)在清华交叉信息研究院做博士生,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做研究员,两份快乐交织在一起,人生充实而又满足——这就是2017大半年我的状态。 犹记得6月2日博士答辩的那一天,前一天晚上肝PPT基本没睡,然后整个早上被一桌的教授围着答辩,刨了几口午饭后,匆匆忙忙便赶到微软,和同事们一起去香山高尔夫球场倒腾了一下午,晚上整个MSRA在一起举行了一年一度的FamilyFest,深夜回到紫荆学生公寓倒在床上…